##EasyReadMore##

2009年10月15日 星期四

保守反動的「搶救國文教育聯盟」 ( by 佛國喬)

(「搶救國文教育聯盟」核心人物,中坐者為張曉風)

《搶救國文教育聯盟》宣言的第一句話:「語文是人際溝通最重要的工具,也是族群文化最具體的表徵與傳承的憑藉。」因此,把某一群人的語言視為「國家語文」,就是把該群人之文化視為國家文化,至於非該族類的閩南、客家、原住民、越裔…等文化,從而稱不上是國家文化的一部份;不然,為何我們在「國文課本」學不到一首台語詩?學不到一個原住民字?(喔,那僅能是鄉土教材)從現行語文教育的內容,早已彰顯「『國語』族群」意圖永遠霸佔國家文化神主牌之乖戾,而從「國語」二字之命名,更可說是囂張到自目。 

「國文老師」群起維護「國文教育」,重點只是想提高文言文比例,並以學童的文字能力太糟為托詞,但白痴都知道,二者根本無關,現在誰還用文言文作日常書寫呢?反而,我們才要懷疑那是肇因於白話文課文比例太低呢!因為我們幾乎無法從文言文裏,學得白話文寫作方式,比如,有人在練英文寫作,是參考古英文的嗎?

 

這群人第二個盲點是:他們認為文言文方能傳承中華文明,白話文是不行的。這簡直在暗示:中華文明在五四之際就告終了。

其實也沒錯,五四企圖敲下哀鐘的,絕不是只有某類文體,而且是整個中國舊社會的意識型態,比如對人權的鄙視、滿口仁義道德而了無法治思想、對威權的仰望…,這些特徵居然都浮現在張曉風的新作:《燈下,那人端坐讀大學》(連結)裏。真相是:如同張曉風所言的「一堂國文課抵得上三堂品格課」,這群人是希望能透過封建時代的作品,對二十一世紀的台灣學童,灌輸那五四運動早就批判過的意識型態,亦即,讓台灣社會走向反現代化的路。

  (張曉風:「一堂國文課抵得上三堂品格課!」,連結)

另一些支持聯盟的老師,他們維護之,可能只是為了令其「落伍的能力」仍得以有個飯碗,因為這些人所會的技藝,就是以中世紀的方法教文學(文言文);咎於專業訓練之現代化不足,他們一直欠缺帶領學生欣賞現代文學的能力,這是上過台灣國文課的人,或多或少有所體會的。追根究底,台灣所謂的「國文系」裏,至少有三分之二師資是必需砍掉重練。

不過,「文言文」的比例戰爭必需先破除二個迷思:一、文言文與白話文之別無法一刀劃清,二者是有漸進關係的;再來,就文言文本身,也不該自限從中國經史子集挑選,因為我們又不是中國人。


(漢字文化圈的位置/ 綠色:完全使用漢字的地區  淺綠色:位於圈內但仍然主要或同時使用其他文字的地區 深綠色:古代使用漢字、現在部分使用或廢止漢字的地區 黃色:過去漢字文化圈曾涉及到的地區)

作為有別於中國人的另一個傳承漢文的國家,「漢語課本」(不是「國語課本」)裏的文言文選材,應該把目前的中國作品量折半,而產生於我們這塊土地之上的,則必需從目前的個位數篇,提高到佔有二成五比例。除非我們不認同這塊土地,否則我們絕不可不閱讀這塊土地所滋養出來的文學作品,況且,這更是同一土地之上,不同世代的歷史性對話;另外,以古音韻吟唱台語詩與客語詩的能力,本來就應該是所有台灣人都該略具一二的。


最後的二成五比例,則應該放入第三國的古典漢文作品,採自如日本的《古今和歌集》、琉球的《松鳳集》、朝鮮的《梅窗集》、越南的《大越史記全書》等等…歷史上很長的時間,古典漢文一直是東亞知識圈的溝通文字,優異的創作者遍佈四海,沒有必要到了二十一世紀,我們還目光如豆,僅看到中國的作品;這樣的限制,不只培養了錯誤的國家認同,也埋沒了漢文本身的國際性,而這個國際性正是培養台灣人國際觀的天生利器。

我相信到了今日,這些不再使用漢語的東亞國家,仍會在教科書內收錄當年文人的作品,儘管已改為當地語言呈現,我們可以將之回復為漢文,收錄於台灣課本裏,讓它們成為台灣人與這些東亞人共享的文化底蘊。

想像一下,台灣商人在競爭國際訂單時,於酒酣耳熱之際,可以跟韓國大客戶聊起該國教科書裏的詩人作品,能不一下子拉近雙方感情嗎?從而擺脫那些只看中國作品的中國商人。(我承認,這例子很糟啦)
 

 

再者,台灣有愈來愈多的越南移民,我相信台灣教科書若存在阮廌的《國音詩集》、胡春香的《妾婦吟》、甚至胡志明《獄中日記》等等的越人漢文作品,會讓這些移民與混血後代感受到其血統被尊重,更不用說其他台灣人將從這些作品窺見越南的歷史與文明,而認識這件事,永遠是平等且和睦相處的基礎。



若進入白話文的討論,那我們將會有更大的資料庫可供應,從台灣文人(本土與渡海)的作品到中國與南洋文人的作品,從原文是漢文作品到翻譯自其他語言;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需採納一定比例的台灣原住民作品。



(在我看來,目前原住民文學的「原」味,都還沒「野」到足以對傳統漢文形式進行挑戰)

原住民語言的語法與漢文不同,這造成許多原住民小朋友的學習,在起步上就輸給了漢語族群,這自是漢人霸權所造成的文化資本缺陷,我們必需思考彌補之道;我曾經在媒體上,看過一位小學老師抱怨他的原住民學童會把一句原本是如何如何的句子,「顛三倒四」成另一個句子說出來,我想這和我小時候講的「你給我打」(你打我)、香港人講的「我要走先」(我要先走)是相去不遠的情況。

解決的方案是:我們必需有策略地將原住民的語法收納入正式漢語寫作內,從而創造新時代台灣白話文風格;原住民的語法不應再被論定為錯誤、需要被矯正,相反地,我們應視之為豐富白話文面貌的機會;要達到此地步,就必需在教科書放入一定量的原住民作品,而這些作品形式是富含著其母語的語法,不僅僅只是因為內容呈現了原住民神話或精神。

也就是說,在不干擾理解功能的前提下(「我要走先」沒有干擾,但「你給我打」就有干擾),漢人式漢文作文,與原住民式漢文作文,其評量不該有先天差別,我們甚至要有策略地讓原住民式漢文大量出現在大眾媒體,以影響較強勢的漢人,擴大其文字美感的感受能力(「殺很大」這種漢語是如何被接受的?)。

語言如同《搶救國文教育聯盟》宣言所述,是文化最具體的表徵與傳承的憑藉,我們討論「國文教育」,自不該停留於「白話文寫作能力」,或等而次之:文言文的比例;吾人還必需面對以下問題:全體國民願意以國家資源,來保護哪一種文化?來培養什麼內容的國民文化能力?問題是,台灣學童們所真正需要的,如果如同本文所言的,那目前的「國文老師」有能力站上講台嗎?

最後,在此分享越南女詩人胡春香(1772-1822)的一首詩,名為「請檳榔」:

檳榔蔞葉一抹灰,

此物春香表牽懷。

有緣就請相挨近,

莫青如葉白如灰。

怎麼樣?比中國文學作品更能引起台灣人的共鳴吧。

37 則留言:

  1. 原來丁丁長成那個樣子...長得那麼愛國還出來嚇人...

    沒辦法對於丁丁現在只有最粗暴本質性否定他們作為一個人

    的存在囉...不然不能消我心頭之怒...

    回覆刪除
  2. 大推喬大這篇!寫得真是好!



    事實上,無論法語或是德語,他們談起法語文學或德語文

    學,也不是設定疆界地僅以德國或法國的文學內容而已。

    而更重要的,教學的目的,除了在於該語言的使用與文學

    賞析外,更深沈地說,其實是將當代的價值,透過語言教

    學的載體,傳達給國民。



    一再地重複要求文言文的提升,其實背後的企圖就是灌輸

    過去的意識型態,應該稱為對於現今普世文明價值的反動

    與過去極權政治意識型態的復辟。這些都不是他們所說的

    技術目的(書寫能力)或道德目的(社會風氣敗壞?品格

    教育?),而是,這就是赤裸裸的政治鬥爭!就是極權與

    獨裁企圖復辟的全面反叛。



    如何破解並識破他們的企圖?這看似以古非今的語言,並

    不是食古不化,也不是冥頑不靈,而是深切的反動意圖,

    希冀將過去的威權價值重新建構的企圖。是必須要對這種

    危險意識警惕與警戒再三!

    回覆刪除
  3. 張曉風:「一堂國文課抵得上三堂品格課!」



    天啊,原來國文課的毒性是品格課的三倍!

    回覆刪除
  4. 曉風漲得醜不是她的錯

    出來嚇人就是她的不對

    回覆刪除
  5. 佛大:您的連結害死人!〈害人笑死啊!〉



    點入「張曉風:推有品教育 不如上國文課」

    http://www.awakeningtw.com/awakening/news_center/show.php?

    itemid=8658



    其中:



    前東吳大學校長、搶救國文聯盟副召集人劉

    源俊說。。。「我是學科學的,但我知道國

    文的重要,」劉源俊指出,如果沒有好的國

    文基礎,如何能將科學的發現表達出來?



    #$%@$!!

    愛因斯坦的科學發現是怎麼表達出來的?諾

    貝爾物理獎得主中,有幾個會說中文?多少

    科學學刊是用「國文」發表科學?

    回覆刪除
  6. ”台灣所謂的「國文系」裏,至少有三分之二師資是必需砍掉重練。”

    作為本科系出身的我得保守地說,比例可能還要再提高一點....



    另外,Joe所言吸納原住民語入漢語寫作,這點子當然極好,只是想到,會否

    複製甚或加強深化了漢人對原住民族歧視?



    ”以古音韻吟唱台語詩與客語詩的能力,本來就應該是所有台灣人都該略

    具一二的。”在國民黨”國語”的威逼之下,此類能力就連”國文系”師生都不

    再有,只有零星分布各地的愛好者集會(還稱不上是”吟社”)有之.



    文言文的保留與訓練是必須的,否則我們如何讀懂清代詩人描寫此片土地

    風俗的竹枝詞?重點仍在於其質與量,以及由誰的觀點去選了哪些文章.””

    目前的課本內容當然是極糟的....



    如果可能,可跟南北管等風行於台灣的戲曲結合,當然啦,裡頭用的是白話

    (北管用的是官話)....但因時空差異,如今已看來是文言了.試想,一邊

    聽南管,一邊上”漢語課”,比枯坐在教室裡好吧?

    回覆刪除
  7. 這裡有一則昨天的噗浪

    是公視「有話好說」的製作人兼主持人發的

    (拜這個節目所賜,我們得以觀賞「愛的十個條件」精華篇)

    http://www.plurk.com/p/29gy9q

    可知當今保守反動勢力有多大

    回覆刪除
  8. ”我文字必需下重鹹,否則,無名小民是難以跟該被黨國豢養數十年的保

    守勢力挑戰。”

    其實國文系(這是師範體系的稱呼)或中文系的確守舊氣息濃厚,身處其

    中的頭腦不僵化都很難.我大學唸了五年,不過用了大概不到半年的心思在

    上頭,近日若得空,亦來寫篇回應文囉!

    回覆刪除
  9. 我當然也支持文言文教學,但比例不是重點,哪些作品才

    是重點。



    如果是左傳、史記、老莊、孫子兵法

    甚至是韓非都是值得的(個人覺韓非子可以和馬基維利的

    君王論放在一起說)

    (哈 原來中國古代文學值得讀的到西漢司馬遷後就難以

    為繼了 可見所謂的中國文化=固步自封)



    發現明清傑出小說的作者都有共通點

    官場上難得志 看清社會醜惡面 借古諷今



    國文 如我上篇留言

    應改成文學課外

    其實 應破除選擇題的侷限

    可惜現行的考試制度很難就是了

    回覆刪除
  10. 據說以往某些國文系教授收研究生, 入門時, 學生還要行跪拜

    禮. 不知是真是假?!

    回覆刪除
  11. 寫得太好了!

    喬大是否願意改寫投書

    或者如果喬大太忙

    我來改寫(縮到八百字)投書~

    ~這部分的細節再私下討論囉!

    回覆刪除
  12. Re abc:

    跪拜禮這等八股之事,實在從沒聽說過.....

    不過許多中文所的上課一板一眼,端作靜聆老師教誨倒是真的

    跟我上過的社會科學類的研究所討論課討論氣氛濃烈,有相當大的差異

    中文人保守的氣氛大致會表現在政治傾向,姿態,言語等等....但此是就大

    體論之....

    回覆刪除
  13. 除了佛國喬大大說的這些東西以外,

    我總覺得「文學」或者「國語課本」是否要放入「翻譯文學」這種東西進去,

    在不同的語文之間,因為文法跟語言思考邏輯不同,

    相信這裡很多大大都遇到這個問題,如何把外文翻成比較「通順」的中文,

    「通順」喔,優美還是另外一個更高的層次,

    然而,很多文學作品,諸如馬逵斯或者其他外文作品,也是有值得讀的。

    這時「翻譯」就成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選個幾篇作為對照的念,對中學生來說,不是要他們去懂那個理論,而是

    希望他們能夠知道一點概念,畢竟,市面上的翻譯書籍,翻譯文學很多,

    他們總要知道在不同版本之間如何選擇吧?!

    一點想法

    回覆刪除
  14. Lolie在中文系的日子2009年10月15日 上午2:16

    我在中文系時修過張曉風的課,

    當時選修她的"現代小說".

    我已經幾乎記不起來她在課堂上教些什麼了.

    只記得,當時她教授的"現代"與我想像中的"現代"有所出入.

    回覆刪除
  15. sissy Lolie:

    張從外表到思想都像是恐龍,怎可能講"現代"呢?

    不過換個角度講,恐龍講的現代是他們曾經處的現代,是我們可

    能是的遠古史,解決的方式除了轉到考古系之外就應該進到博物

    館系,不然就是生命科學系,提點人類生命是可以很頑強低....

    回覆刪除
  16. shinichi大,用蟑螂來比喻會比恐龍還好喔,蟑螂數億年前就已經存在,

    對牠們來說,數億年如一日,遠古與今日都是現代。可怕的是,牠們不但

    不需要演化,而且永遠無法滅絕。丁丁如蟑螂,皆為活化石哩...



    Joe大說: "這節目若是新一去主持,一定一集就得下台,我大概還可撐滿

    二集。" 真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回覆刪除
  17. 嘻嘻,我主持的話可能一集就讓公視被關台,因為一開口可能

    就幹聲連連,導致公視被這個聯盟公幹而關台哩...

    台灣是保守當進步....真是瘋人院哩...

    W大說得對,改成長得那麼小強還敢出來嚇人哩...嘻嘻

    回覆刪除
  18. 這次是要換中文系的出來自首嗎?

    那個跪拜禮我還好沒玩過,可能是還不夠名門正派吧?



    關於原住民語法納入漢語寫作是件很有創意的事。語言是活著的東西,勢

    必依著我們的生活狀態而更迭。將與住民語法納入,不僅是尊重我們所處

    的當地文化,同時也活化開拓漢語本身,兩者互蒙其利。就漢語發展而

    言,一直就受其他文化的影響而變異。印度的佛教東傳,增添漢語大量的

    詞彙、成語。白話文運動時,大量吸納西洋語言法則,或者藉由日本漢字

    轉介所吸收的西方詞彙。在這發展之中,漢語的表述和特性也不斷轉化,

    成為活的語言。今日在台灣,我們理當視原住民語言為平等且正確的語

    言,(而不再是不正確的語法),也應樂見多重語言之間交互影響,擴大

    並刺激我們的語言學習。

    回覆刪除
  19. 好文!也讓我想起最近參與一場研討會,會中有篇論文內容是



    臺灣華人云云

    中國華人云云

    香港華人云云



    說真的實在有夠刺耳,臺灣就只有華人而已嗎?切!

    回覆刪除
  20. 我覺得這篇真的是寫的太好了!這篇文章讓我想起之前聯考有出過火星文

    或是一些網路上的用語結果被許多家長抨擊。當時我就覺得台灣對語言的

    接受度似乎蠻低的...語言本身就是活的,雖然說文言文和成語有一定的

    美感,但我覺得「殺很大」,「ORZ」,「揪咪」,「揪甘心」這些流行

    用語也很有美感,同時我也覺得這樣新型態的文字非常符合台灣,有種漢

    台日英文化的混合,非常有趣,我甚至覺得這樣新型態的語言才應該是

    「台語」(台灣人所使用的語言)。

    另外我發現網路上也有許多外國人用中文寫blog,其實他們都創造了許多

    不同的中文書寫風格。個人覺得中文因為文法相對簡單(沒有時態),以

    及名詞動詞形容詞這些可以互相替代(最有名的例子就是「今天的天空很

    希臘」),所以就算文法有誤,有時候反而會創造出奇特的詩意和美感。

    到底「你給我打」和「我走先」有什麼不好呢?

    個人非常贊成也非常期待台灣的漢語教育可以如同您的建議一樣,增加台

    語、原住民語以及其他外國漢語書寫。想想當年我們如何學習「國語」,

    國高中的時候我恨透了國文課,每天都在背字的意思和詞性,無聊到極

    點!許多本來優美的文章被這樣抽絲剝繭地研究,完全抹滅了文人本來詩

    意的表現,非常可惜!

    回覆刪除
  21. 我剛剛無聊寫了一篇要給搶救國文教育聯盟的文章,有誰要告訴我,這裡

    要怎麼投稿嗎?

    回覆刪除
  22. 寄給我(信箱見下),算我的篇數啦。

    回覆刪除
  23. 原來還是這裡人比較多.



    每次聽到台灣, 我就想到荷蘭. 同樣是列強環伺. 他們有很多我們可以學

    的地方.



    ANYWAY, 這篇文章不錯啦.



    只希望台灣不是溫水煮青蛙.

    回覆刪除
  24. 贊成warehouse的蟑螂說

    應列那張派人士為蟑螂queen

    美祢化石館就有幾隻蟑螂化石

    那天歡迎來玩

    屆時帶你們去美祢看蟑螂的下場

    回覆刪除
  25. 這篇比較好懂......................

    文言文沒有錯,但是怎麼選材實在大有商榷空間就是。



    正統的心態一直都有,

    反 正統也會成為一種正統,



    台灣是台灣,

    台獨論者有一套史觀,

    統一論者有一套史觀,

    都像缺了一隻腳。



    統一論者的後台比較強硬就是,

    已經能夠積非成是。



    不過文化好像就是一個習慣成自然的形成方式...



    小弟淺見。

    回覆刪除
  26. 我真的看不懂你要說什麼,沒有要跟你槓上的意思,只是忍不住要問,你

    到底要講什麼?

    一說:後台比較強硬,因而積非成是。

    又說:文化是自然習慣形成。

    既然「後台比較硬」就已經代表「不是「自然」形成」了。

    這不是前後兩個矛盾的句子嗎?



    又:你先講了正統跟非正統,又說台灣是台灣?你到底要說什

    麼?????在「統一論」的狀況下不會有「台灣是台灣」的問題,除非

    要討論「台灣內部的正統」,但既然已經都說出了「台灣是台灣」,那

    「討論正統」的意義又在哪裡?

    回覆刪除
  27. uh....

    我是覺得弱肉強食也是自然生態。

    人為干預也是人性,也是自然生態。

    戰爭的形成,也是自然生態。

    戰敗的情境,也是自然生態。

    一個文化到高峰後開始敗壞,也是自然生態。

    敗壞的文化怎麼樣左衝右突尋求延續也是生態。



    我們是可以做些甚麼,改變甚麼,這也是自然生態。

    而這些努力也是敗壞文化的掙扎延續,

    其實我們所認同所反對的也都只是自己的投影。



    也許台灣需要更多性格鮮明,愛恨兩分的人,

    才能夠改善社會,改善環境!?



    我只知道沒有那麼鮮明的對錯在我心理。

    世界終究毀滅,邪惡與善良也只是人的虛妄,

    我們能做點甚麼安撫自己,但這又是正確的嗎?

    就覺得值得就夠了吧。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太多社會哲學的名詞與邏輯,

    我只知道一些模糊的感觸,跟模糊的字句。

    就是單純的感觸,沒有好壞是非的評定。



    下台一鞠躬。

    回覆刪除
  28. To Redmo:



    我們不知道千萬年後是否世界會毀滅

    但我們可以努力減緩其毀滅

    我們不知道是否可能減緩世界毀滅

    但我們知道"在世界毀滅之前、

    讓人們活得更好"是可能的



    我們不知道"最終台灣應不應該獨立"

    但我們很確定:

    在可見的將來,如果台灣被併吞

    會是對台灣(甚至中國)人民是大災難

    在可見的將來,如果台灣沒有獨立國格

    台灣人民在世界上將會面對不公平的待遇

    我們也很確定:

    台灣前途最終應由台灣人民決定



    我們不確定:

    自由民主是不是完美的制度

    但我們確定:

    人類歷史上未曾出現更好的制度

    甚至未曾有人想得出更好的制度

    (柏拉圖以降、所有的烏托邦

    都隱含絕大災難的可能性)

    我們不確定:

    人權是不是至高無上的價值

    但我們很清楚的看到:

    迫害人權者所提出的理由(藉口)

    沒有一樣有高於人權的價值或正當性



    固然我們支持或反對的

    往往都是我們內心的投射

    但也絕對不只是如此

    (相信我 我對"內心投射"的了解

    可不只是念過幾本書而已

    那是我十幾年來思考工作的對象)

    "存在投射作用"並不表示

    "現實中並不存在相應的良善或邪惡"

    社會現實中的良善或邪惡

    應該根據社會科學的理性與價值來判斷

    而非根據"潛意識裏的心理動力現象"



    如果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

    都困於無止盡的類玄學思辨

    而無法採取行動改善現實世界

    那麼這世界不但不會更好

    更且會因為“某些當權者的貪婪殘酷”

    而蒙受巨大災難甚致毀滅



    請記住:

    一個人能夠生存在世界上

    其實要仰賴眾多其他人類的協助

    一個人如果有幸接受高等教育

    而能夠思考寫作  那更是因為

    有眾多的勞動者流血流汗

    而且其成果被轉投資於教育體制

    也因為 過去的人類奉獻心力

    探究知識並流傳後世



    受過高等教育的個人欠社會太多

    沒有“只思考不行動”的權利

    回覆刪除
  29. 老皮蛋:

    您最後一段講得令人動容啊...



    Redmo,還在鬼打牆啊...把層次分清楚才能脫離鬼打牆啊~~~

    回覆刪除
  30. 每個人都曾經有過鬼打牆的時候吧!

    或短或長(甚或一生都鬼打牆)而已

    "只思考不行動"還不是最糟的

    更糟的是"沒有思考還自鳴得意"、

    "沒有思考還自以為有思考"

    這些人占人口中的多數

    本來也無害世人

    只是現在台灣人民的生計和

    民主自由都處在風雨飄搖之中

    "國命危如縷"  不得已之下

    只好對所有受教育者採高標準要求了

    回覆刪除
  31. 周婉窈教授爆料98課綱歷史科修訂內幕。



    新政府撥亂反正?還是歷史教育大復辟?

    ─高中歷史課綱要改成怎樣,請大家來關心!

    作者:周婉窈 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

    98課綱歷史科修訂小組2009年度委員



    http://enews.url.com.tw/south/56491

    回覆刪除
  32. 哎呀,都二十一世紀了,竟還想用神話、捏造的史觀去教

    導後代高中生啊,是想讓孩子更腦殘嗎?難怪洪蘭女士會

    說,品格比知識重要,因為知識的主導權、詮釋權牢牢地

    掌握在這些外省權貴、大中國意識的教學者,讓相對在被

    動的學生無法了解真知、有新思維。



    換言之,我們這些學者永遠高高在上,你們這些小孩子就

    永遠不要有想頭,讓我們使喚就得了。哎,想不到黃榮

    村、杜正勝努力要讓台灣有正常一些的教育,卻又被這些

    「復辟派」學者打回原形。



    有時去三重運動場散步,看到在玩秋韆、堆沙子的孩子,

    可愛天真的臉龐,會否長大後又是另一回事了?令人擔憂

    啊。

    回覆刪除
  33. 國文內容何其多如且讀來無用故學生不重視



    故有編輯中華基因大辭典十二象限供家庭參考



    有用途有前途有實用故您一定會當作電子書內容每天練功



    能發楊競爭力才是重點

    回覆刪除
  34.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793438/IssueID/20

    100907

    張大春:「更加荒謬的是,吳清基進一步引申出尊重新移民文化的議

    題,希望來自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的新移民之子,也能在我們的小學

    課堂上學習『母語』。」

    台灣的新移民之子,請永遠記住這位極端保守份子,是他反對利用義務

    教育的少許時間,作為您們母語的傳承之用。

    回覆刪除
  35. 滿洲人金啟孮談北京的滿族:中國普通話(所謂國語),是滿族人近400年

    學講北京話而出現的語言。

    http://tw-buddha.com/forum3/index.php?showtopic=487&st=365



    http://www.facebook.com/notes/eva-wu/jin-qi-cong-tan-bei-jing-de-man-zu-zhong-guo-pu-tong-hua-shi-man-zu-ren-xue-jian/114908718540166



    濟濟兮文言文用台語讀誦教材 KARAOKE字幕

    http://www.news100.com.tw/viewtopic.php?t=10925&postdays=0&postorder=asc&start=74

    回覆刪除
  36. 要活的快樂就是要懂得跟別人分享

    回覆刪除